12个月前 (05-05)  文摘随笔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“听说,你曾经爱过我” 由小A博客整理发布,如对本文出处存在异议可直接联系小A处理,如果您对文章不感兴趣您还可以逛一逛我的小商铺>>http://loann.org/store/ 小A澳洲代购原装进口,绝对真货!

一直忘了告诉你, 我曾经真的爱过你。 

文/张兴旺

( 一)

这些天总是病着, 自己知道不打紧, 但病怏怏的样子连自己都会厌烦。 

总是会在梦里惊醒, 醒来又忘梦见了什么, 可分明泪水还挂在脸上。 一连几天都在梦里见到你, 我最亲爱的祖母。 叫我奇怪的是, 祖母的身后还站着他。 一个当年疯狂爱着我却又背离我的男子。 

那一年我二十二岁, 想来是如花的年纪。 我很长的是跟祖父祖母在一起, 着世上最好的爱, 过着最纯粹的生活。 

那一年的夏天, 不知怎么会遇上他。 也不知他怎会对我一见钟情, 穷追不舍整整一个盛夏。 现在想来, 那个夏天的我应该是很的。 

他很帅, 有些拽拽的出现在我的世界。 笑时, 如阳光清澈, 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让人有些许的着迷。 

也许是我的不屑与清冷刺激了他, 以后他像幽灵般尾随。 每次加班很晚时, 他都会在街前灯火下, 单腿斜骑着单车, 等我。 

每到这时, 周围女同事都会跑下楼跟他打招呼, 说我很快会下来。 然后, 气喘连连跑回办公室里来, 兴奋不已。 说, 文子, 好帅哦!像齐秦!

我那时却是不认识他的, 也不知他的名字。 他也不曾死缠烂打, 只是经常跟在我身后, 陪我上班, 下班, 一付死不罢休的模样。 

我的冷漠终于在有一天让他爆发, 他说, 他爱上了我。 我不语, 想拒绝, 却又不舍开口。 我说, 去见我祖母, 她同意, 就行。 

他果真去见了我祖母, 不知怎样的, 祖母竟是欢喜的。 那一天的黄昏, 好像比平常美, 那一天的家里, 笑声比平常亮。 

他叫成, 是一个消防军人, 不是我以为的无业游民。 他是爱我的, 在以后的日子里, 他常说。 我总是后知后觉, 亦不会表达自己的情绪。 

成休假的日子, 我终是忙碌的。 忙的没时间去购买自己的东西。 成总会约上他师姐当参谋, 给我买粉底, 买口红, 买好看的花裙子。 

我享受着这样的, 享受着他的宠溺。 总会以为这就是爱情, 总会以为这就是天长地久。 我喜欢的爱, 如细水长流, 以为他会陪我把风景一一看透。 

要回部队时, 我去送行。 成以为我会生离死别样哭泣, 没想到, 我很平静。 有时我会也恨自己, 为什么不像电视剧里那样一路哭喊追着火车去跑很久。 我那时很瘦, 人高, 腿也长, 跑个三五公里路应该是不成问题。 

真是该怪自己, 也该恨自己。 接到成第一封家书时, 反复看到落泪。 他说那天分离, 他一路哭红了眼睛。 他说, 他不舍分离, 如少了魂魄。 他说, 他是风筝我是线, 飞多高总是我说了算。 我还是恨自己, 当时为什么那么理智, 只是回信告诉他, 我等你。 

总是不擅长表达, 也不擅长做告别。 总是个实心的女子, 为什么那时不会说, 你是风儿我是沙, 为什么那时不会说, 我会一路跟你到天涯。 

终于有一天, 等来了的消息。 他说我不爱他, 这段里, 他付出了太多, 有些累了。 

我茫然了很久, 也了很久, 三天没吃东西, 偷偷哭泣。 写回信给他, 寄到一个叫乌鲁木齐的城市。 信里没说什么, 只两个字, 同意。 

就这样选择性失忆的忘记了他, 就当从没遇见。 取一大叠的书信和照片, 放在盆里, 慢慢看着烧成了灰。 从此, 天各一方。 

(二)

今天中元节, 给祖母送些纸钱。 总是会惦念她老人家, 怕她在另一个地方, 过得不好。 整整八年, 祖母常常出现在我梦里。 她不舍得我, 我亦不舍她。 

相依为命, 胜似母女之情。 不管怎样, 这份深情也是无以为报。 靠在祖母坟前, 好像听到祖母的念叨, 她说, 能原谅的就原谅, 能忘的就忘了罢。 

一直倔强, 隐忍且不肯原谅。 这就是我, 一个傻傻的。 成在结婚前一天曾见过我。 他说要跟他师姐结婚了, 那个和他一起为我买东买西的女子。 我竟笑了, 但不知是笑什么, 大约是笑我自己。 

那个女子跑到乌鲁木齐那么远的地方去陪他, 是男人总会动心。 他说, 那时他很, 他说, 他去探望他的人是我。 

我还是不会落泪, 自己在他面前生生的把嘴唇咬出了血, 只是为了忍泪。 我说, 挺好, 祝福你。 说完大步跑掉。 他在后面喊, 文子, 我恨你, 你从未爱过我!

我, 落泪, 如断线的珠子, 扑扑掉在地上。 我想说, 我爱你, 只是你不知道也未曾感到。 

再后来的一天, 从他口里得到他牺牲的消息。 两年了, 从不想听关于他一个字, 在我心里, 他已死去。 

他果真是死了?这样突如其来的噩耗差点让我昏倒。 他母亲说, 他心里是爱我的。 娶她, 是在负一个男人的。 

我不知该说什么, 只是恨他, 跟我背离。 还是恨他, 为什么不好好活在这个世上。 

十几年后的今天, 我来到他的墓前。 守墓人问我是谁, 我说, 是, 一个很好的朋友。 守墓人说, 除了他母亲, 没有来看他。 

我捧一束百合放在他墓前。 我望着他的照片说句, 成, 我来了。 今天我化了精致的装, 穿了彩衣, 是你喜欢的样子。 你说我太喜欢黑色, 整天躲在黑暗里。 

我来了, 好久不见。 蹲在墓前, 好像他就在我身边。 放声哭泣, 第一次守着他哭了。 我说, 我好恨你, 我恨你。 是你让我了那么久, 就因为我不会说, 我爱你。 

我抱抱你的墓碑, 如抱你。 告诉你, 别为我担心, 我过得很好。 他也很爱我, 如当初你爱我一般。 

临分别时, 拜托守墓人, 好好打理成的墓地, 他是爱干净的。 给守墓人放下一条烟和几百块钱后, 他爽快的答应了我。 让我放心, 他会尽心打理, 给重新描描墓碑的字, 给好好粘贴他的照片。 成, 我能做的, 只有这些。 

打开手机, 放一首齐秦的《大约在冬季》与你, "轻轻的, 我将你, 请把眼角的泪拭去, 不知在此时, 不知在何时, 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……"

这是他那时最喜欢的歌, 常常让我唱给他听。 今天我又唱起, 不知他能否听到。 我来了, 不再是那个青涩无味的女子, 曾经那样的骄傲, 骄傲的忘记了对他说, 我爱你。 

听说, 你曾经那样的爱过我。 我说, 一直忘了告诉你, 我也是那样的爱过你……

感谢您对 “听说,你曾经爱过我” 的阅读,若小A博客原创及转载稿件涉及到您的个人隐私或者版权,请及时与我联系,小A将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。您在第三方网页上所做的任何行为与本站无关,评论本文请文明用语,有疑问或者其他事宜,您可以通过邮件或者在线留言联系小A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小A博客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loann.org/1454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